实用的脑病中西医健康资讯,专业的健康教育指导,实现共同参与新模式,助力脑病康复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医案分享 >

一种“糖尿病”中医治疗思路、验方和医案

发布时间:2021-02-18 人气:

  糖尿病,当属于中医学中消渴病一类,是一种常见的、多发性的疑难杂症,从病因病理和治疗效果等方面,至今仍在探索之中。古往今来,中医对这类疾病的认识和治疗一般都以滋补、润燥、降火为主。常用方剂按三消之别,多以消渴方(引自《丹溪心法》),玉女煎(引自《景岳全书》),人参白虎汤、调胃承气汤(引自《伤寒论》),六味地黄丸(引自《金匮要略》)等。

  笔者在临床中曾治疗多例糖尿病患者,经辨证后,认为此病的病理机制是错综复杂的,其治疗法则绝不应如此狭窄。如果只按滋补、清热、润燥设施,非是在求其根本。

  本着这种想法,抱着探求的渴望,经过临床实践,又认真总结了数百例糖尿病患者的治验分析认为,补中益气、升清摄下的调补法,是糖尿病能大部获愈的方法,从中深受启示,笔述于下,谨供同道们参考。

  从多数患者的病机中,分析其发病原因,认为无论是受六淫之扰,饮食七情劳倦之患,或因其他疾病引起的糖尿病,都是因为脾的运化和肾的固摄功能失常了,从而使全身功能紊乱,造成糖尿病的发生。根据阴阳消长的道理,脾的运化失常,供给心肺的精微不足,全身的气血就亏损,进而肝血不足,其阳必亢。肾精得不到后天充养,命门之火亦必亢则害,变少火为壮火。这种从肝肾中逆冲的火气更加伐逼了脾胃的正常功能,于是便消谷善饥,此火上攻心肺,引动心火,焦灼肺叶而致口渴引饮。心与小肠相表里,肾与膀胱相表里,水火不衡,无负气化,于是便开阖无度,溲如流水,大便难。此是三消之来由。

  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曰:“阳为气,阴为味。味归形,形归气,气归精,精归化,精食气,形食味,化生精,气生形。”这是人体功能和营养物质的作用关系。

  由于糖尿病精微败走,气不能化味,精不得变成,形不能得其味、成其气、化其精、壮其形,阴阳不平,味为废,精气乏,形大伤。

  所以糖尿病患者除可见上、中、下三消之主症外,还可出现多发性疮肿等症,严重时还有厌食、恶心、呕吐、肤痛、乏力等,甚至昏迷和死亡。同时糖尿病亦出现于其他疾病的久后。

  综上所述,已阐明了导致糖尿病的根本原因在于脾运失常,肾精败走。健脾益肾是治疗糖尿病的根本方法。

  因为在五脏形味互用、维持生命的过程中,是由肾为先行、脾为枢轴的,肾助脾始动,肝助脾之力,肺助脾升变,心助脾运转,肾精耗而得充,动火始终不灭,气血津精如有源之流水,形有神荣,生命不终。这些都充分说明了脾胃的功能绝不是独立的,其他脏腑都参于了它的运化。但必须围绕着脾胃这个五脏六腑的枢轴,而各自发挥自己的功能,从而其劳其得。健脾益肾虽是治疗糖尿病的原则,但如何进行健脾益肾的法则,却是无穷无尽的。

  根据不同的情况,引补肾填精于健脾之中,行宣降肺气而并培土生金之法,将柔平和肝于调治脾胃之内,把强心活血于壮脾之力之中,皆为补治后天之妙法,绝非单独健脾而为健脾。

  所以糖尿病的治疗法则,当顺五脏各能,掌握病机,抓住脾肾升清固摄功能的失常,从健中、升清、固精入手。

  而过去对糖尿病的习惯治法皆以滋补润燥降火齐挥,没有究其精亏之实火炎之质。

  投寒阴之剂,如釜中沸不调薪,更添凉水不时又沸,薪不得新充,久时危灭,以至阴聚阳杀,热去正消,阴阳转化,病至晚期时元阳衰败,再扶其阳憾已晚矣,终未得其正法!

  此病因形不足导致精不足,治当温之以气,在温之以气中,补之以味。设补中益气、升清固摄之法,并除肝肾阴火。自拟此“降糖饮”一方。

  处方:党参35g(或红参15g)、黄芪35g、葛根25g、柴胡10g、黄柏7.5g、桔梗15g、山药50g、白芍15g、甘草10g、金樱子20g、芡实25g、丹参20g,水煎服,每日1剂分2次服。

  此为主方有不同症状和情况,可酌情加以助药。双目昏花时加菊花、蔓荆子;多发性疖肿者加重楼、土茯苓、蚕砂;阳虚甚者加破故纸、肉桂、附子;肾精亏甚者加菟丝子等。临证之杂,不可固板,可灵活酌情。

  方中参、芪、甘草甘温补脾,重用葛根鼓舞脾胃中清阳津精上行;柴胡从少阳之路以助之;桔梗开肺气以行宣发百脉;白芍和血柔肝以培升苗之根;黄柏降肾中浮火而坚肾;合山药更能滋肾健脾、从阴兴阳,以滋宣散之源;丹参走心经、活血养血,通连诸药能安心神清虚火,从血中求和;金樱子、芡实补真元经管下焦,以行固摄之职。全方药物互相配合共奏一功,于是脾胃得健,肝得疏和,肾得摄补,肺得清养,心强力稳,共同合作又能受味化精、充气、养形了。清浊各用,就不再能一并下流,诸症蜂起了,这全靠降糖饮,主补以中,摄补以下,升养以上,运调以周的力量。以前多用寒凉滋补剂,不奏效是因脾弱已不受其味了,尤如漏桶接油,来而又流,反劳其器。至于降糖饮中大部药属甘昧,这是不足为奇的。人体对甘味是确需的,不能因尿糖而禁,就是想禁也不能全禁住,除非饮食全禁。况且药以调治并非时时,用以上的理论和方法共观察治疗近百例糖尿病患者,均收到比较满意的疗效。

  验案一

  张××,男,44岁,工人。

  自述得糖尿病3个月余,全身无力,口中甜黏感,眼脸微浮肿,体型面色一般。脉见弦细,舌质淡红稍胖,白薄苔较黏腻。(本人不愿化验血糖)尿糖3+。既往无他疾。

  辨证认为:此属脾运不周,精微外流,内蕴浊湿。给用降糖饮,加佩兰15g。服药9剂,自感口中甜黏,全身无力的症状消失,尿糖化验阴性,2个月后因劳累伴外感,糖尿病又发。除外感寒热无力,身汗出,腹胀泻泄,头痛外,化验尿糖2+。

  给服(参苏饮)方加板蓝根25g,共2剂,外感病愈。又服降糖饮全方4剂,化验尿糖阴性,未再来诊。

  验案二

  巴××,女,48岁,家庭妇女。

  糖尿病史4年余,多饮多尿,浑身无力。腹部、后项部、双侧眼皮边连绵疖肿,痛苦深状。白带多,时有小便淋痛和失禁。脉沉无力,舌淡白,苔灰白、不干不厚,时有浮肿。

  辨证:脾精不升,肾精不固,湿蕴成毒。

  按降糖饮方,加蚕砂20g、土茯苓50g、破故纸25g、重楼25g,减去白芍,将山药改为薏苡仁50g。连服12剂,疖肿消退,空腹血糖从一贯的16.8mmol/L以上,4年来第一次降为8.4mmol/L,尿糖从服药前4+转为1+。

  自此,间断服用降糖饮加减方共20余剂。不定时化验尿糖,时而阴性,时而1+或2+。血糖未再化验。因自费服药,生活困难,以后很少来诊,近况不详。

  以上所举病例,服降糖饮期间全部停用西药,没有按西医要求严格控制饮食,只嘱其少服含糖制品、水果和油腻食物。治疗时间均在1978~1980年间,在以后多年的临床观察中发现,本法方对糖尿病成年以上、体胖患者的疗效是显著的。可见其对人体组织器官的功能有调解作用,使其能提高对胰岛素的敏感和胰岛细胞的适应能力。而对体型消瘦的患者,则疗效很低(指血尿糖化验检查结果,一般以服药15剂后为观察标准,15剂不效者则停止治疗),但对自觉症状可起到一定的改善作用。

  注:本文选摘自《傅魁选临证秘要》,傅明波整理,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,2002年8月。本网站仅用之进行学术交流,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