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用的脑病中西医健康资讯,专业的健康教育指导,实现共同参与新模式,助力脑病康复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医案分享 >

一方治疗过敏性咽炎、咳嗽变异性哮喘思路及验案分享

发布时间:2021-02-20 人气:

  过敏性咽炎、中医属于“咳嗽”范畴,临床表现为咽痒,干咳,往往夜间多于白天发作,阵作,无痰或少量白色痰液,常伴有流涕、打喷嚏、不发热、饮食正常。有些患者病情迁延数月或者数年不愈,检查过敏源示:IgE增高,尘螨或者牛奶、花生等过敏。常规应用止咳化痰药如“止嗽散”“半夏厚朴汤”甘草合剂或西药等均无明显效果,抗生素也无效。

过敏性鼻炎

  孙老经多年观察,认为本病的病因病机是风邪客咽,咽痒是风邪的明证,风邪不去,咽痒不止,则咳亦不除,经多年临床实践,孙老以自拟“蝉衣合剂”为基本方,随证加减,10余年来已治疗百例,取得了十分满意的疗效。

  蝉衣合剂的组成:蝉衣15g,玉蝴蝶10g,牛蒡子10g,枳壳15g,半夏10g,地龙10g,桔梗5g,射干3g,杏仁10g,贝母5g,僵蚕10g,甘草5g。

  方中蝉衣、玉蝴蝶、大力子为君药,因风邪客咽,取在上者当轻而扬之义;桔梗、射干均为利咽要药,枳壳能弛缓平滑肌痉挛,共为臣药;佐以半夏降逆,地龙、僵蚕解痉,杏仁、贝母止咳;使以甘草调和诸药。

  全方共奏祛风利咽止咳之功,故一般服用7剂左右即能获效,病案如下。

  案1

  杨某,男,54岁,2006年11月初诊,患咽痒干咳,甚则气急10余年,常半小时左右发作1次,发作时干咳、胸闷,短气,甚则面赤,流涕,十分难受,10余年来服用多种中西药物,均告失败。

  顷诊:饮食如常,面赤,脉浮数,舌苔薄红;查过敏源IgE明显增高,花粉、尘螨、羊毛、狗毛过敏。

  辨证为风邪客咽,夹有热邪。投以蝉衣合剂加重楼30g以清热,前后共服50余剂,咽痒、干咳、气急逐渐减轻、最后消失,近4年未复发,但复查过敏源依然如故、可能与患者体质有关。

  案2

  袁某。女,55岁,2006年5月初诊。

  患者因流涕,咽痒,干咳,夜间咳甚,无痰,不发热,饮食如常,服止咳西药及输液7天无效而来就诊。

  顷诊:畏寒,脉浮,舌苔薄白。辨证为风邪客咽。投蝉衣合剂5剂。患者服3剂后咳止,其余2剂未服。2007年10月又因咽痒7天来诊,此次仍投蝉衣合剂3剂,服后咳止。近数年来咳未发作。

  蝉衣合剂治疗咳嗽变异性哮喘(节选)

  咳嗽变异性哮喘又称隐匿型哮喘或咳嗽型哮喘,是一种以气道反应性增高为特点的气道慢性炎症性疾病,是哮喘的一种特殊类型,临床上约30%的干性咳嗽是哮喘所致,本病的主要临床表现为干咳、少痰、咽痒、胸闷、气喘。目前西医治疗以肾上腺皮质激素、茶碱类及受体激动剂药物为主、近期疗效尚可,但停药后咳嗽易复发,且易产生副作用。

  本病属中医学“痉咳”“百日咳”等范畴,本病常与体质因素(肺脾肾虚、体质过敏),外感因素(包括吸入油烟异味、冷空气及接触过敏源,感染病毒等),情志因素,痰瘀等有关。本病的病机当属外感风邪失治,邪郁下肺,肺气失宣,肺管不利,气道挛急,这与现代医学认为本病病因为过敏体质及气道的高反应性是一致的,故本病的治疗法则为祛风宣肺,解痉平喘。

  选用自拟方“蝉衣合剂”加虫类药如蜈蚣、蛇类、全蝎等治疗。

  蝉衣合剂方中重用蝉衣至18g,配僵蚕、地龙祛风解痉,桔梗、甘草、杏仁、贝母、百部宣肺止咳,枳壳理气解痉,木蝴蝶利咽止咳。全方合用起到了祛风宣肺,解痉平喘的作用,再加上蜈蚣、蛇类、全蝎等虫类药平肝木息风、缓解气道之痉挛,更能加强息风止痉平喘的作用。

  病案如下

  张某,男,49岁,余姚市陆埠镇洪山村人,2009年7月7日初诊,患者反复咳嗽2年余,每1~2个月发作1次,多因气候变化或嗅刺激性气味而诱发,多次使用抗生素治疗无效、服用支气管扩张剂常可缓解。3天前又因受到寒凉刺激,咳嗽再次发作,遂来就诊。

  顷诊:刺激性咳嗽频作,夜间尤甚,遇风也甚,伴鼻塞,喷嚏,畏寒,舌质偏淡,苔薄白,脉细滑;双肺听诊呼吸音粗,未闻及干湿啰音,胸片示肺纹理稍増粗,血常规中白细胞5.2 × 10^9/L,中性粒细胞64.1%。

  西医诊断:咳嗽变异性哮喘。中医诊断:咳嗽,辨证为风寒朿肺,治拟祛风宣肺,解痉止咳。方用蝉衣合剂加味治疗,方药:

  蝉衣18g,炙僵蚕10g,桔梗10g、炙甘草6g,杏仁10g,浙贝12g,百部12g,地龙12g,全蝎5g,蜈蚣2条,炙麻黄5g,桂枝5g,干姜6g,炙甘草6g,枳壳12g,木蝴蝶10g。

  服药7剂后,患者咳嗽明显减轻,咳痰减少,色白清稀,不发热,微恶寒,自汗气短,舌淡、脉细。

  上方去桂枝、干姜、杏仁,加党参15g,炒白术10g、防风10g,续服10剂后,患者诸症皆除,随访6个月未发。

  解析哮喘的病因病机

  本病现代医学已经确认是哮喘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,从哮喘论治亦多有较好疗效,中医学对咳嗽亦早有论述,如《素问·咳论》曰:“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”“久咳不已,则三焦受之,三焦咳状,咳而腹满,不欲食饮。”

  哮有宿根,脏腑本虚,易感外邪,遇冷风或异味气体、活动、情绪激动均可诱发咳嗽,且久咳不愈,肺为娇脏,加之脏腑本虚,风邪易袭本脏。

  风邪有“善行而数变”“其性轻扬”“伤于风者,上先受之”“风为阳邪,易袭阳位”“风盛则痒”“风盛则挛急”的特性,故风邪是本病发生、发展和演变过程中的主要致病因素之一;

  再加上肺体属金,易受火克,风为阳邪,易于化燥伤津,津伤则肺体失润,痰液无以化生、而出现干咳、咽痒、呛咳等症状。

  因此,临床上蝉衣合剂加虫类药具有祛风宣肺,解痉平喘的作用,治疗咳嗽变异性哮喘往往能切中病机,取得明显效果。

  用“蝉衣合剂”加虫类药治疗哮喘的注意

  (1)用蝉衣合剂加虫类药治疗哮喘时也要注意寒热属性、以及兼夹证候,若病久入络,瘀滞明显,应当加理气行瘀之品;

  (2)咳嗽日久患者往往伴有肺脾气虚,应酌加党参、黄芪、白术等扶正;

  (3)虫类药运用时要注意药物毒性,因其本身含有异性蛋白,故还要防止变态反应发作。

  (4)在药物治疗的同时要告诫患者加强身体锻炼、避免受风、受冷和过敏源、预防感冒,这样才能有效地控制咳嗽变异性哮喘的发作。

  主编/余承烈 主审/孙幼立。本网站仅用之进行学术交流,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版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